回上一頁

學號010210
姓名蔡承育
類別心理、勵志、傳記
書名孽子
作者白先勇
出版社允晨文化
簡述內容大意:描述從民國六十三年夏天的一個午后,主角李青因與同學發生曖昧行為被學校記大過開除,遭一直期盼他報考軍校的老兵父親趕出家門開始,這名邊緣少年如何在歷經母親、弟弟亡故、被家庭與學校放逐,乃至於無意中進入「新公園」蓮花池周圍的黑暗王國,認識許多相互扶持好友並與周遭人物開展一連串追尋情感寄託之處的心路歷程。   故事主軸除了透過年輕卻早熟的主角李青,以第一人稱的口白方式描述在七零年代那個充滿壓抑的年代,自我如何掙扎於個人、家庭及社會群體價值的矛盾與衝突外;也刻畫幾位主角在充滿喧囂、同情、憐憫、無助的環境裡,如何在生存、慾望和悔恨中掙扎擺盪,獲得最後救贖的人生旅途。而劇情也就在一個除夕夜裡,爆竹聲響不斷的熱鬧氣氛中,主角李青迎著寒流,喊著軍訓口令,奔向未來的路上結束。 心得:  孽子,一個以新公園內眾家少年為主角構成的故事。是故事,也是他們以青春血淚交織而成的生命過程。 我必須承認,在我闔上這本書的同時,震撼如同翻掀的巨浪,一波波的襲上心頭。書的一開頭就是一張學校公告,令人震撼的一張公告,這張公告除了吸引我繼續讀下去外,也隱隱約約的透露出一些消息。李青因為在學校跟管理員發生關係,被勒令退學。公告上說他們的行為是淫猥的,這透露出,同志是普遍不被認同的一群,不僅是這張公告,書裡面處處流露出這個訊息。龍子因為同志的身份被趕出家門,在紐約流浪了整整十年;李青也因為同志的身份被身為退役軍官的父親逐出家門;傅衛因為這身份結束了自己年輕有為、光明燦爛的前途;連新公園裡的所有同路人,看見了警察,也得要躲躲藏藏。這是為什麼?難道同志天生該躲躲藏藏?難道同志的身份就見不得光?很遺憾的,在那時的社會,恐怕是的,現在,雖然他們的聲音重四面八方湧現,雖然他們大聲吶喊,但他們恐怕還是屬於弱勢的一群,這是個客觀的事實。   但,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特質,他們的故事才令人感覺更加真實,真實的無以復加。也或許就是這樣的特質,才讓他們的故事讀起來更加轟轟烈烈。新公園的周圍,每天都在上演,上演著屬於他們各自的故事,故事情節或許不盡相同,但都用青春寫下,卻是共同的、不爭的事實。就如同盛公所說的,還是青春最好。每一個人的一生,都只有一次青春。用如此珍貴的青春所寫下的故事,當然也就更加熱情,就像書裡所說的,每一隻眼睛,都是一團熱切的火焰。或許他們的靈魂,此時此刻依舊熱情的燃燒。我很佩服這種勇氣,這種用有限青春寫下無限回憶的勇氣,或許旁人無法理解他們在做什麼,無法認同,甚至認為他們離經叛道,但我想,光是勇於做自己想做的事的那份勇氣,就已經是很了不起。至少,他敢揮灑自己的青春,燃燒自己的靈魂。身為同志,或許就該具備這一份勇氣,才能活的更有尊嚴,更加自信。   書裡面也潛藏著悲傷的氣氛,字裡行間,悲傷的氣息滿溢到可以輕易嗅出來的地步。公園裡的青春鳥們不知道未來在哪裡,明天有沒有去處,不知道哪裡才真正屬於這些鳥,哪裡才是最終的依歸,不知道。那種摸不清方向的感覺,想必是極度痛苦的,或許也向郭公公所說的,他們最後還是要回到新公園去的。但他們真正飛的方向,沒有人會知道,或許就連他們自己也說不出個方向,這是一件很悲傷的事情,沒有方向。有時候我在一個人的時候,我也會想,我該往哪個方向前進,常常愈想,自己就愈糊塗,到底哪裡是方向?別問,其實我也不知道。但是就在我看到結尾的那一頁,我想,或許方向早就在我面前了,只是我不知道;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或許,只要往前,方向就會自己浮現,因為,我當初,也是朝著屬於我自己的方向而來,那剎那間的豁然開朗,淋漓酣暢。   有人說,孽子是時代的悲劇,但我想,何不用輕鬆一點的角度看這部偉大的小說,因為或許你身邊就有一個新公園,在上演著各式各樣轟轟烈烈的故事。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