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求的圓融人生--訪中央警察大學蔡德輝校長

 

車子行經高速公路林口路段,二月底的北台灣滿眼的艷紅、粉紅及粉白,屬於春的杜鵑花熱情地吐露新春的喜悅。我們即將往訪的是中央警察大學--一所蘊育人民保姆,關乎社會治安穩固根源的宏偉殿堂;蔡校長德輝是我們訪尋的對象--一位親切且踏實、熱忱又投入、圓融而無所求、矢志以「教育」為天職、盡力於「犯罪防治」、來自南台灣純樸鄉下的教育人。

或許是來自故鄉、來自母校的土親人親,言談起於故鄉的樹種--朴仔樹,故鄉的信仰,侃侃而談,眉飛色舞,彷彿重返十來歲的年少輕狂。猶記得未能進入嘉中初級部的落寞,感於父母咬緊牙根成就孩子未來的辛酸,也還見得到刻苦終能登上旭陵岡的開顏,……最志得意滿的莫過於連續拿四個學位--中央警官學校(中央警察大學前身)學士、碩士、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犯罪學碩士及博士,更重要的是:「四個學位未曾花父母一分一毫的金錢。」他自豪地說。

 

因刻苦而懂得投入

 困苦的環境給蔡校長的感受最深。回憶起當年就讀嘉中新港分校時,學費、生活費外,每日一小時朴子到北港的公車,再由北港到新港的小火車,交通費用形成父母龐大的負擔;而初三為爭取最後衝刺的時間,請求父母准其寄宿新港,然而每月四百元的住宿費用卻造成他心中的痛,厚顏地懇求房東應允分期付款,一切的羞愧艱辛化為行動的力量,終究得以名列嘉義高中金榜 之上。到旭陵岡上求學,交通及經濟仍舊是最大的考驗。當時有錢人家的子弟都是以金錢換取時間,每日包專車到嘉義市上學,而清寒如他們,只得以時間節省金錢,母親每日大清早即起準備早餐,以便讓他趕赴五點五十分的台糖小火車(父親透過親戚央求而得),一路搖晃到七點二十分左右抵達車站,再由教官押隊,經由光彩街步行,浩浩蕩蕩地步上黃土高原。歷歷的往事,過往的艱辛,數十年後在蔡校長口中吐出,似是平常三言兩語,茶餘飯後,然而,點滴於心,也涵養蔡校長樸實、知足、刻苦的處世哲學,而他默默力行者則更是「投入」的精神。

蔡校長開玩笑地說:「我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一路刻苦地走來,他深刻體認惟有專心投入才能譜出亮麗的樂章、點亮燦美的人生。早年求學耗費大量的時間在通勤上,但他也學得掌握、專注與投入。當同學在車上嘻哈笑鬧的時刻,他緊盯著書本上的一字一句,即使是教官押隊的途中,他也是且行且讀,且讀且行。警大時期,選讀犯罪防治系,一頭栽進去,無怨無悔,從學士到博士,自台灣而美國,並且成立國內一般大學中的第一所犯罪防治研究所--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在工作抉擇上,曾先後獲邀出任輔育院院長、教育部訓育委員會常委、法務部矯正司司長(主管全國犯罪防治工作),但他毅然婉拒。近三十年來,始終堅守教育的崗位,,直至今日,成為警大創校以來最年輕接任的一位校長,為培育下一代警界優秀人才而努力。身為校長,他誡勉自己:「全國那麼多所大學,少一所沒人在乎,唯獨警大不可廢除,警政、消防、監所首長、海巡署長全來自警大。」語中帶有警大人的自信,也有無限的責任期許。

 

真誠待人處事

蔡校長說:「自信的人容易成功。」訪談中,他數度提到自己的另類哲學--不膨風、也不謙虛。他談家庭,談另一半,談孩子,談事業,談人際,沾沾自喜。尤其當初甫自中正犯罪防治研究所就任警大校長職務時,中正共一百零六位教職員工包車一路從嘉義送他到桃園林口警大,更令他津津樂道。「這是歷任校長交接從未有的事。」一旁的校長秘書鄧副教授補充說道,話中滿是對長官兼老師的肯定與景仰。老實說,蔡校長的人際關係真是好得無話可說。打從一進警大校長辦公室,到隨後校園的巡禮,行經之處,員工也好,教師也罷,校長無不主動問候,隨口一句,便是生活的關懷;偶遇學生,一方是抖擻的問好,一方則是關心垂詢;那怕是負責園藝的老闆、工人,校長也不忘肯定他們的工作成果,卻也藉機責成進度。

蔡校長認為教育行政最重要的是合理的要求,需以便利學子為首要考量。他以教學大樓的草坪為例說明:「當年的大草坪中間沒有任何可供通行的捷徑,學生必須繞行一周,但往往在緊急的情況之下,學生總是直接穿越而過,加上那時的草坪只種樹,地上都是泥土,學生穿越的結果是泥土隨皮鞋上了周邊乾淨的磨石地板,長官一發現就要罵人、處罰,但這不能怪他們,是環境讓學生犯錯。」當時身為教務長的他建議從中切割兩條路徑,並植草綠化。我們拜訪時,不只道路有了,綠草種了,甚至樹下多了套典雅的咖啡座椅,如果不是當時細雨霏霏,真想小坐片刻,一晌貪歡呢!諸如此類的用心,隨處可見。原本荒廢的中警湖步道修剪整理,觀景台的搭建,花草的美化,流水的生機,悠閒而怡然自得的天鵝與錦鯉,都在蔡校長的規劃下呈現另一番氣象。走過「誠園」,石頭上刻著警大校訓「誠」字,未見題字者的名姓,他略帶驕傲,卻也不好意思地說:「誠字是我題的,不太好看,因此不敢留下姓名!」並且重覆了一次:「我們做人不膨風,這就是真『誠』!」

 

時間魔術師--對人的尊重與感恩

蔡校長習慣走動式辦學,走到那堙A發現問題,馬上處理。他重視溝通,校長室大門,一定是敞開的,同仁有任何事項要與校長溝通,不必經過請示,直接入內即可,辦公桌外,備有圓桌一張,座椅數張,就座後再談,他從不在辦公座位上與同仁對話,他認為「高高在上的,怎麼去談?」不擺架子,這就是他。但我們很好奇,蔡校長身居要務,日理萬機,又到處走動,又隨時開放辦公室,那來神通應對?「同仁都說我『很耐煩』,像永備電池!」蔡校長打趣道。「時間管理很重要!一天就像是個容器,不同的事情分別為大石頭、小石頭、沙子和水,不善於時間管理的人,直接將水倒入容器中,再也容不進其餘的東西,有智慧的人先倒入大石頭,再置入小石頭,空隙還可填上沙子,最後注入水,這樣做連輕重緩急也出來了」他比手畫腳,用慣用的比方說明!注重時間管理的他,開會有兩個最高原則--絕不更動時間、絕不超過兩個小時。他認為大家都很忙,開會更動時間對別人會造成困擾,而超過兩小時的會議沒有效率,而為節省時間,他必於會前對內容審慎準備。秘書鄧副教授表示:「校長主持校務以來,這樣的原則與用心不曾破例!」這樣的原則,時間管理的效率外,也包括對人的尊重。

的確,事關乎人,對事如果不用心、不認真,豈不就是對人不尊重?蔡校長一向看重「人」,至於加諸身上的職務、名位,他慣以平常心看待,別無所求。他時時提醒自己把職責做好,而念念不忘別人的真心幫助。他感念已故教育部林清江部長的知遇,讓他有機會籌策成立中正犯罪防治研究所,一展長才之外,並可回饋鄉里,更可就近照顧雙親。他還常以林部長生前掛在嘴邊的人生三寶--終身運動、終身學習、終身反省--勸勉朋友、同仁及學生,尤其是終身運動,決定身體的健康。蔡校長更進一步以「1」與「0」做說明:「『1』代表健康與家庭,每一個『0』代表一項成就,少了『1』,再多的成就都歸於零。」

 

感激與期勉

我們自貴賓室漫談而校園閒步,再至湖光山色的中警湖畔咖啡廳小坐,啜一口可口香濃的芬芳,蔡校長堅持帶我們看看母校何校長日前送達的十棵、象徵嘉中人的雨豆樹。我們也請求蔡校長留下些許的勉勵給嘉中的學弟妹們,他細數就讀嘉中時的種種,不忘感謝眾多老師們的辛勞栽培,並期勉學弟妹們珍惜嘉中最可貴的的資源--每位同學間的切磋砥礪(當年的班上僅三位沒考上大學),在老師的指引下,拚個三年以決定未來的三、四十年。另外,也鼓勵所有人以Smile的準則--smart, modern, intelligent, leisure and enjoy your life--去享受生活!

步出警大校門,腦際盤旋著蔡校長辦公桌對牆上懸掛的一幅墨寶,大大的「圓融」兩個字,是的,蔡校長雖無所求,卻認真地打造圓融的人生! (謝漢星主任、林永祥老師專訪,林永祥老師執筆)

蔡德輝校友小檔案

嘉中第一屆傑出校友

學歷:嘉中54年畢業

            中央警察大學畢業、警政研究所碩士

            美國佛羅里達州立大學犯罪學碩士、博士

經歷: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系系主任

            中央警察大學警政研究所所長

            中央警察大學教授兼教務長

            中興大學社會系兼任教授

            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中正大學教育學院代理院長

現任:中央警察大學校長

            中華民國犯罪學學會理事長

            教育部訓委會兼任諮詢顧問